[情色武侠]神雕风流未删版(1—242)全本完结[TXT]

使用说明:下载后直接解压即可
小说类型:成人
小说格式: TXT
文件大小: 1.59MB
下载地址:

[情色武侠]神雕风流未删版全本完结[TXT]| UPLOAD网盘(备用地址)
精彩内容:
精彩内容:
屋内一片漆黑,只有不远处左方的屏风后面似乎有些光亮,而且李庭还会听到玩水的声音,应该是在洗澡吧?带着自己的猜测,李庭就走向了屏风。
“唔……唔……唔……延昭……延昭……你知道你走了之后……文意一个人有多寂寞吗?你走了这么多年……我每天都思念着你……唔……我好想回到我们新婚的那一段日子……你那么的强壮……我那么的风骚……你还说最喜欢人家的白虎……唔……可……可你却抛弃了我……一个人悄悄走了……啊……延昭……我还是忘不了那么疯狂的你……噢……人家的奶子好痒……好想给你吸……人家下面……啊……要丢连身子了……”
李庭还没有走过去,耳朵就被淫叫声填得满满的,耳膜都快被震破了,更重要的是李庭的阳具的马眼已经分泌出晶莹的液滴。
李庭吞了一口口水就从屏风一侧望过去,借着从上方洒入的点滴月光,李庭就看到一个巨乳寡妇正右脚踩在浴盆边缘,丰臀则坐在浴盆边,大腿大开着,右手使劲搓着自己的乳房,左手则拿着一根看不清楚的东西在自己阴道内抽插着,表情十分的淫荡。
“噢……噢……噢……夫君……文意……文意要丢了……”柴文意抽动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看上去比李庭操女人的速度还快,随着柴文意的一阵低呜声,她手中的圆物就噗通一声掉进了澡盆里。
她身子僵硬在那里似乎还在享受自慰达到高潮的愉悦,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她的手在阴户上胡乱摸着,再次拿起来的时候满是黏腻的淫水。她张开嘴巴就将自己的手指含在嘴巴里轻轻吮吸着,骚味让她更加的兴奋。她弯腰在浴盆里摸索着,将那根黏有花瓣的圆物捡起来,像当做宝贝似的在上面亲了下,然后就爬出了浴盆。
“延昭……你一直都很喜欢后入式的……我现在就给你……”柴文意呢喃了句就左手按在浴盆边,屁股高高抬起,右手握着那根圆物从小腹绕到阴户前,然后就慢慢插进了阴道内。
“啊……一直……文意的淫穴被你塞满了……噢……爽……爽死人了啊……唔……延昭……我要要你的鸡巴……啊……”
柴文意屁股恰好对着李庭的方向,李庭这才看清楚了柴文意用于自慰的是一根白萝卜,和自己阳具差不多粗大,看来柴文意是超级饥渴啊。看着白萝卜在柴文意阴道内不断进出,淫水顺便白萝卜啪嗒啪嗒滴在潮湿的地面上,李庭就悄悄脱掉了自己的裤子,握着阳具就准备上战场了。
“啊……啊……啊……延昭……你再用力一点……文意又要高潮了……唔……唔……爽……爽死了……文意要被哥哥插死了……唔……”柴文意全身颤抖着,巨乳前后不停摇晃着。
李庭慢慢走了过去,还没有完全靠近柴文意,李庭就闻到了淫水的骚味,靠,柴文意的淫水骚味实在是强,只要是男的闻了都有操她的冲动。
李庭已经站在了柴文意身后,阳具都快碰到她的美臀了,就在柴文意将白萝卜拔出的那一霎那,李庭急速出击,将她的手抓住,挺着阳具就插进她那满是淫水的阴道内。
白萝卜是没有温度的,可李庭的阳具热得怕人,所以一当李庭的阳具插进柴文意的阴道内时,柴文意全身就颤抖着,手中的白萝卜马上就掉在了地上。当她意识到有一个男人将阳具插进她阴道内时,她就吓得再次高潮了,热热的阴精拍打着李庭的龟头,然后就顺着交合处流出来。
柴文意带着惊恐的表情扭过头,一看到是杨宗保在操自己,她就失声叫道:“宗……宗保……你……你在干什么……我是你娘……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啊……别……别插了……我是你娘……”
李庭淫笑着,趴在柴文意身上,两只手握着她的巨乳就使劲抓捏着,屁股快速摇动着,粗大的阳具就在柴文意湿润的阴道内进出着。“娘……你的奶子好大……逼好紧……操起来真舒服……爽死宗保了……”李庭大笑着,抽插得更加的快乐。
『史料记载,杨宗保是杨延昭之子,杨延昭的妻子是柴文意,所以杨宗保的娘就是柴文意』
一想到自己被亲身儿子操,柴文意的心就像被扔在热水里泡一样,她使劲摇摆着身子,想要挣脱李庭的束缚,可越是摇得厉害,她的乳房和阴道就给她带来更多的快感,感觉到粗大的阳具在自己敏感的阴道内进出时,柴文意的眼泪就滴在布满花瓣的浴盆内。
“唔……唔……儿子……快拔出来……你不能对娘做出这种事情……啊……”李庭的阳具一顶到柴文意的花心时,柴文意都差点被这种充实感弄得晕了过去。
“宗……保……”柴文意已经说不出话了。
李庭抽插得速度变得越来越快,以杨宗保的身份操着他娘,乱伦的快感让他都有了射精的冲动,就在他打算松开精关的时候,他猛地将阳具拔出来,蛮横地将柴文意翻过身子,让她靠在浴盆上,然后就将阳具压在她的巨乳间,说道:“娘,宗保快要射出来了,你能不能替宗保乳交啊?”
“不……不……宗保……求你放了娘吧……我们就当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好吗?”柴文意凄楚可怜地望着李庭,就想得到他的同意。
见柴文意不肯替自己乳交,李庭就握着柴文意的双乳将自己的阳具夹住,然后就开始挺动着阳具,让阳具在双乳间磨蹭着。
看着那根不断顶到自己下巴的阳具,柴文意羞得闭上了眼睛。
“娘,你弄得宗保好舒服,宗保就快射出来了,娘,我的精液都给你吃,好吗?出来了,噢~~”李庭打了个冷颤,精液就从马眼喷出来,噗、噗、噗……全部都射在了柴文意的脸上。
已经很久没有闻过精液味道的柴文意的意识就像被冻结了一样,不听使唤的舌头就伸出来舔舐着嘴角的精液,然后吞进了肚子里。
“娘,帮我口交好吗?宗保鸡巴上还有好多的精液,”李庭恳求道。
看着李庭那炙热的目光,柴文意的眼泪就滴在乳头上,她慢慢张开了嘴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握着李庭的阳具就将之含进嘴巴里开始吮吸着。
“唔……唔……唔……”吸着自己儿子的阳具,柴文意都羞得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可……可她真的很久没有尝过阳具的味道了,她压根就不敢想象自己十八岁的儿子会长着如此粗的阳具,而且吃起来味道好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面黏着的精液。
吃干净了李庭龟头上的精液后,柴文意就吐出阳具,身手把玩着李庭的蛋蛋,见李庭的阳具一点软掉的迹象,柴文意就十分的惊讶,不自觉叫道:“你爹的射了一次就软掉了,你的还这么的硬……”
“因为娘太漂亮了,宗保还想再操你嘛,所以不想软下去,”李庭看着柴文意那张娇羞的脸就用非常淫荡的话语说道。
听完,柴文意的脸就更加的羞红,看着有点血红的龟头,柴文意的手指就爱怜地在上面抚摸着,说道:“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宗保,你真的长大了,让娘好好看看你,”柴文意却不是去看李庭的脸,而是直勾勾盯着他的阳具看,其实男人的阳具长来长去还不是一个样,就是尺寸、长度及颜色不怎么一样罢了。
看着柴文意痴迷的模样,李庭就说道:“娘,我去找穆桂英的途中失忆了,好不容易才回来,心里没有记着别人,就记着娘你一个人,因为我太爱你了。”
听到此番言语,柴文意才想起自己的儿子已经离开家半个月没有音讯,抬头看着他那有点深情的瞳孔,柴文意的心就忽地痛了,她松开了握着阳具的手,就在心里暗骂自己的淫荡,站起身,她就将李庭抱在怀里,感觉着他身手的温度。
“宗保……欢迎你回来……”柴文意已经是热泪盈眶,不管刚刚李庭对她做了什么事情,柴文意都可以忘记,因为杨家虎将都死光了,杨宗保是杨家唯一的火种,有时候任性一点也是可以的。
“娘,你别哭了,”李庭抓住柴文意柔弱的肩膀,注视着她那泪流满面的脸,她的肤质非常的好,不愧是柴郡主!
柴文意一边擦去脸上的泪水一边说道:“宗保……现在不早了……你赶紧回房间睡觉吧……如果被别人看到我们这般模样……那……那传出去你的名节就毁了……”
“我今天要陪娘一起睡觉,”说着,李庭的手就落在柴文意满是淫水的阴户上。
“啊!”敏感还没有退去,李庭的手又在自己阴户上抚摸着,柴文意就不自觉呻吟了声,整个人就软趴在李庭宽厚的胸膛上。
第237章 娘妻柴文意
“宗保……我们不能一错再错了……如果被你死去的爹知道……”柴文意还想说下去,李庭的中指就插进她那敏感的阴道内抽插着,爽得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李庭不断抽动着手指,低下头开始含住柴文意的乳头,轻轻厮磨着。
在李庭的刺激下,柴文意的性欲大起,她忙说道:“娘身上有你的精液……先让娘洗一下……你先去床上等娘……好吗?”
“嗯,”李庭应了句就拔出手指,看着在月光下闪烁着淫光的淫水,李庭就含在嘴巴里吸了下,然后就转过身走出了屏风。
李庭一离开,柴文意的身子就软软地跪在了地上,捂着脸,身子不挺地颤抖着,眼泪再次流出来,这种乱伦的事情竟然在她身上出现了?这……这……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是面对死去的杨延昭了,她甚至觉得一身鲜血的杨延昭正拿着杨家枪指责着自己,死不瞑目。
“我该怎么面对老太君还有其他的姐妹……延昭……你快点告诉我……”柴文意整个人几乎都趴在了满是浴水的地上。
突然,李庭站在了她面前,他弯下腰揽住柴文意的柔肩,说道:“娘,对不起,都是宗保不好,我不应该对你做出那种事情,可……可我真的很爱娘,既然爹死了,给不了你想要的性快乐,那……那爹的义务就由儿子宗保来完成……娘,如果真的有地狱,我愿意替你去走一遭!”说完,李庭强而有力的胳膊就将柴文意紧紧搂进自己怀里,雨点般的吻就顺着柴文意的额头慢慢游下去,吻过翘鼻,就将柴文意的薄唇含进嘴巴里轻轻吸着。
被吻得有点方寸大失的柴文意身子一下就软下去,嘴巴不自觉地张开,感觉到李庭如蛇一般的舌头正马不停蹄地侵入自己的口腔内,柴文意就发出轻微的呻吟声,嘴角都留下了津液。柴文意使劲吸着李庭的舌头,将他口中的津液都吸进了自己嘴巴里,然后就像品尝美味般吞了下去。
“唔……唔……唔……”柴文意赤裸的身子紧紧提着李庭同样赤裸的身体,巨乳就在他强壮的胸膛上不停摩擦着,在性欲的刺激下,柴文意颤巍巍的手就沿着李庭的小腹摸下,爬过一丛茂密的阴毛之后,柴文意就抓到了李庭那根硬得似乎可以捅破她子宫的阳具轻轻捋着,有时还会故意将它压下来,在自己小腹上轻轻捅着,可惜她比一米八的李庭矮了一截,想要插进阴道根本不可能,除非李庭的鸡巴从大腿长出来!
一边吻着,李庭就一边搓着柴文意的巨乳,能和这种巨乳美女干真是太爽了,最起码那弹性十足的胸部就足以让他的性欲大起,当然,像郭芙或者是晓沁那类小乳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操完奶牛再操飞机场总是有新鲜感的。
柴文意捋着李庭的阳具,抬头看着李庭俊朗的脸颊,她似乎看到了杨延昭正笑着看着她,好像叫她去追求自己的儿子一样。
“宗保……我们这样子做……到底对不对?”柴文意轻声问道。
“娘不用去在乎那么多,只要我们开心就可以了,”李庭眯眼笑着。
“嗯……”柴文意点了点头,搓阳具的手就更加的卖力了,鼻息也加重了几分。
“娘,我们去床上,”说着,李庭就懒腰将柴文意抱起,然后就走向床。
将柴文意放倒在床上后,李庭就拿过一边的肚兜帮柴文意擦拭着有点湿的身子,至于已经被浴水弄湿的被单,邱于庭可就不管了。
当李庭的手在擦拭柴文意的乳房和阴户时,柴文意就不自觉地蠕动着大腿,一看就知道很敏感了。
擦干柴文意的身体后,李庭就将散发出乳香的肚兜扔到了地上,然后就像一只恶狼一样爬上床,整个人就跨坐在柴文意身上,却又滚到了一边。
“怎么了?”以为李庭不想操她,柴文意就忙问道,性饥渴的她现在可是很需要李庭那根可以解除她多年饥渴的鸡巴的。
“就是有点累,”李庭答道。
“那……那……那就先睡觉吧……娘也有点累了……”柴文意眼中马上出现失望的神色。
李庭拉住柴文意的手,放在自己硬挺的阳具上,说道:“宗保是心累,因为太久没有看到娘了,我都想死娘你了,身体还强壮得,就是不怎么想动,娘你自己坐在上面弄,好吗?”邪恶的李庭现在就想玩女上男下式,自己顺便也可以再休息一会儿。
柴文意握着李庭阳具的手停顿了片刻,然后就慢慢爬起来,翻身跨站在李庭阳具上方,低着头,说道:“宗保……以前我想做这种动作……你爹都不肯……他说这样子就会让我在他心目中的纯洁形象大受损……你是你爹的孩子……你的想法和他一样吗?”柴文意一直保持着要坐下去的动作,露出哀怨的眼神洒在李庭脸颊上。
李庭想都没想就摇头,说道:“娘,我跟爹不一样,我是认为当一对男女的爱上升到一个高度的时候,那时男女的身体就不再是单纯的肉体了,而是与灵魂结合在一起的产物,只要双方能体会到最强烈的性爱,那不管做出如何动作都不算不纯洁,”李庭的手在柴文意大腿内侧徘徊着,慢慢爬上去,看着那一缕被浴水洗涤得异常平滑的阴毛,他就将之抓住轻轻拉着。
阴毛牵动了柴文意的阴唇的摩擦,她两只手撑在地面就颤抖着身子,然后就忍着羞耻心慢慢坐下去。
阴唇被粗大的龟头顶开,柴文意本想慢慢坐下去,李庭却抓住了她的细腰,使劲一拉。
“呲”的一声,阳具就顶到了花心。
“啊!”柴文意仿佛被闪电击中一样,整个人就扑倒在李庭胸膛上,大腿不停抽搐着,粉拳轻轻捶打着李庭的胸膛,嗔道:“宗保……你太坏了……是不是想弄死娘啊?”
“难道娘不觉得这样子很舒服吗?刺激,”李庭反问道。
被这么一问,柴文意就不敢多说话了,一想起自己正在和自己的儿子做爱,柴文意就觉得阴道已经分泌出好多好多的淫水。
柴文意记得十八年前杨宗保刚刚出生时,下面的简直就像一根牙签一样,作用就是拿来排尿,可没想到十八年后从自己阴道出生的杨宗保已经用那根本是用于排尿的阳具插自己了……
“宗保……”柴文意目光闪烁着,然后就挺直了身体,她觉得腿跪着不舒服,她就慢慢站起身,将粗大的阳具退出来,然后就像尿尿那样子蹲在地上,阴唇再次被龟头顶开。测验猛地一放松,阳具再次侵入阴道内。
“噢……”柴文意满足地呻吟着,然后就开始使劲摇动着屁股,让阳具在阴道内进进出出着,“啊……儿子……娘……娘好舒服……下面都被你插裂了……娘没想到和自己的儿子做会这么的舒服……噢……噢……娘都快受不了了……”柴文意屁股摇动的频率变得越来越快,然后突然停住了,她低着头看着李庭,“娘差点丢身子了……可娘不想这么快就丢……娘还想和宗保多做一会儿……”说完,柴文意就开始小幅度地摇动着美臀。
看着柴文意那对巨乳,李庭就伸手在上面使劲揉捏着,说道:“娘,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一提到未来,柴文意的身子就像沉到冰窖里一样,阴道是燥热的,皮肤却冰冷至极,看着李庭赤诚的目光,柴文意就显得更加的不安,她使劲摇头,眼泪再次滚出来,滴滴滴落在李庭胸前,她美臀摇摆的速度突然加快,啪唧、啪唧的声音在寂静在屋子里不断回荡着。
摇摆了一会儿之后,柴文意猛地坐下去,嘴巴顿时张开,像是在享受美味一样,一股浓热的阴精就从她花心处喷出来,顺着交合处慢慢流出来,将李庭的阴囊弄得非常的湿,阴精的量真多!
高潮之后,柴文意就软趴在李庭身上,说道:“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未来了,我真觉得我的未来是灰色的,根本没有一点彩色。”
“有宗保在,娘的世界就是五彩斑斓的,”李庭忙说道,他的手在柴文意嫩如玉脂的腰际游荡着,就算生过孩子,可她的腰部一点赘肉都没有,看来驰骋沙场的杨门女将身体锻炼得实在是好,奶子又大……
“宗保……我的儿子……”柴文意呢喃了句就闭上眼睛感觉到李庭的阳具的跳动。
“娘,你觉得赵显这个皇帝怎么样?”李庭突然问道。
一想到那个昏君,柴文意就恨不得将他杀死!她握紧拳头,叫道:“如果我会闯进皇宫的话,我早就砍下他的首级,替杨六郎报仇了!”
“那就是说娘很想他死了?”李庭嘴角慢慢翘起。
第238章 众美待命
柴文意使劲点头,应道:“当然了,如果赵显那狗皇帝会死,就算陪上我这条性命,我都愿意。”
“那如果我可以杀死他呢?”李庭笑着问道。
柴文意的手落在李庭的下巴处,沿着边角慢慢摸上去,在额头处停留了一会儿之后就放回李庭的胸膛上,呢喃道:“你去了这么久才回来,让娘担心死了,你就不要提杀昏君的事,安安乐乐渡完剩下的日子,好吗?”
李庭笑出了声,又开筛运动身体,柴文意被弄得脸上潮红阵阵,忙说道:“宗保……别动了……娘会受不了的……”
“我这方面这么的强,绝对可以杀死昏君的!”李庭贼笑道。
柴文意被李庭这话逗乐了,说道:“你说什么呢?那方面强怎么能和杀昏君相比较呢,根本是牛头不对马嘴嘛。”
“娘,你听过襄阳城守卫杨过没有?”李庭突然问道。
“杨过?”柴文意皱了皱柳眉,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有听八妹说过,但具体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他非常的英勇,如果这种人能早点出生的话,估计我们杨家就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了,”柴文意喷出重重的鼻息,打在李庭的胸膛上。
李庭摸着柴文意俊秀的脸颊,说道:“他能做到的事我也可以做到的,他可以杀死蒙古皇帝,我就能杀死赵显,”顿了顿,李庭就继续说道,“只不过单纯杀死他的话,估计丁大全几个人会发动叛变,近而控制南宋,那时我们就变成叛党被处死了。”
“所以娘才说就算了吧,我们杨家气数已尽,你这个独种就别到处乱跑了,也别再去找穆桂英了,我真担心你会出事,就当替杨家留个后吧,”说着,柴文意就慢慢支起了身子,让李庭的巨物从体内滑出来。滑出体内后,柴文意就长舒了一口气,膣道如果被一直撑着,那感觉也挺不好的,或者说怕自己会因为丢太多次后造成体力不支吧,如果第二天连床都起不来就完蛋了。
柴文意躺在了李庭旁边,任由液汁流出来也不去理会,身手拉住李庭的手,仿佛只有这样子才能让她安下心,她就怕一松手,自己的儿子就会像灰尘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宗保……以后怎么办?”柴文意又问道。
李庭侧过身子看着柴文意凄楚动人的侧脸,说道:“其实很简单,只要我做了皇帝,然后杨家就可以再次……”
李庭话还没有说完,柴文意就忙捂住李庭的嘴巴,小声道:“如果这话传到昏君那里去,我们会被诛九族的。”
李庭拿开柴文意的手,忽然压在了柴文意的身手,巨物慢慢进入她的身体,说道:“宗保现在不一样了,不仅可以让娘得到满足,更可以得到整个天下,在政治方面只要杨家肯站在我这边,宗保绝对有相信的!”低吼了声,李庭就开始奋力耕耘着。
看着李庭那坚定的表情,柴文意就像看到另外一个人了一般,然后就闭上眼睛享受那份似乎可以将她燃烧殆尽的灼热。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