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艳福不浅(未删节激情全本)作者:浪漫之神【TXT】

[成人都市] 《艳福不浅》(未删节激情全本)作者:浪漫之神【TXT】
使用说明: 下载解开压缩包即可
小说类型: 成人
文件类型: TXT
文件大小:2.81MB
下载地址:

[都市]艳福不浅(未删节激情全本)|upload网盘(备用地址)

内容节选:
看着她摆动圆润挺拔的丰臀,及紧缩的内裤印出的那条深深的股沟,我强咽了一口唾沫,靠!真想操她,可人家对咱不感兴趣,看来还是先要在束梦身上下功夫,非得把老美女操爽了,才能吸引得了小美女,否则,只能干瞪眼,没有办法一亲芳泽。

“副教主,我们开始吧!”,束梦面带桃花地对我说道,然后,眼睛有些游离,我明白,她有些抹不开。

“嗯,束阿姨,我给你脱衣服吧!”,说着,我走到她的近旁,伸到了她的腰部,抓住她的线衣往上一撩,束梦忙抬起手,配合着我把她的线衣脱掉了,里面一件紧身白色内衣露出来了,她赶紧自己把内衣也脱掉了,只留下了胸罩。

我不禁仔细地打量起了眼前的美妇,出于男人的习惯,我一眼就瞄上了她的胸部,两只鼓鼓的MM骄傲地挺立着,中间的乳沟被胸罩拉紧成了一条小沟,很是诱人,我走上去,把手伸到了她的背部,替她解开了胸罩,瞬间两只小白兔欢快地跳了出来,我忍不住摸了一下,还顽皮地用手捏了捏她的乳头。

“嗯啊!”,束梦激动地呻吟了起来,然后,她也忙把手伸到了我的下体,将我西裤的拉链拉开了,伸进去掏出了我早就青筋暴跳的宝贝。

我一看,人家直奔主题了,干脆,我也快点把她裤子给脱了,欣赏一下她下面的无限风光,于是,我弯下腰来,解开了她裤子的皮带和纽扣,抓住裤管往下一扯,长裤被脱掉了,只剩下了一条粉红色的紧身内裤,这条紧身内裤将她的下体包裹得非常紧凑,使她的阴阜部位显得尤为鼓胀,大腿内侧甚至有一些稀疏的阴毛都不甘寂寞地爬了出来,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在了那里,我觉得自己的血在往上涌,浑身沸腾了起来。

不管了,先全部扒下来看看,妈的,快忍不住了,下面的兄弟太想捅她了,我刚要再次俯身扒掉她最后一丝遮羞物,束梦自己伸手,翘腿,把内裤扒了,一副迷人的春宫图映入眼帘,一条细流置于芳草萋萋之中,花瓣尽管有些暗红,但依然光彩照人,我俯身下去,将她的一双白皙的粉腿分开,趴到了她的双股间,闻了闻芳草的芳香,没有异味,甚至有些清香,好像是香皂的,难道她来的时候洗澡了?

我吻上了她的阴唇,用舌头舔了舔,微咸,她的下体禁不住向上拱了一下,嘴里再次“嗯啊”了起来,显然,她进入了角色,我再用舌头将她暗红的花瓣挑开,鲜红的花蕾顿时显现,我的欲望再次高涨,嘴唇忍不住与她的下体贴的更紧了,舌头也趁机彻底地进入了她的洞府里,游戏了起来,“啊啊!”,束梦拱了拱丰臀,一股浓浓地爱液涌到了我的舌尖上,我一吸,吞入腹中了。

束梦一激动,双腿夹住了我的头部,“副教主,你插我吧!受不了”。

“嗯,马上就来,但你还是叫我诗侠吧!叫副教主显得太陌生了,有些刹风景,好吗?”,我提议道。

“嗯,诗侠,快进来,阿姨受不了了”,说着,束梦将两条腿分得开开的,让她下体的风景完全地呈现在了我的面前,看到她潺潺地溪流,我忙将自己也脱了个精光,然后,爬到了床上,将自己整个身体盖在了束梦依然白皙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胴体上。

瞬间,我吻上了束梦性感的香唇,据书上记载,操女人时,如果把女人的衣服脱光后,不接吻,而直接捅进去是非常没有风度的表现,而且对被操的女人来讲非常不尊重,从接受了这个理论后,我和我的美女们做爱基本上都要履行这套程序,以显示我的风度和对我的美女们的尊重。

束梦被我吻上后,呼吸立即就加重了,急促起来,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臀部,我的粗大宝贝本能地往她的柔软处顶了顶。

“嗯啊!求你了,诗侠,别玩了,快插进来吧!”,挣脱我的吻后,束梦急切的呼唤着我的进入。

说完,束梦再也不管我的反应了,她迫不及待地伸出手,握到了我的粗大的宝贝,引向了她早已泛滥成灾的洞口,她用我的枪头蘸了蘸她洞口的爱液,然后,说了声,“诗侠,用力”。

我腰一挺,用力捅了进去,彻彻底底,抵到了花心,枪根部被她的花瓣紧紧地裹住了,两人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声。

“就进去了?妈,你们在外面玩,我进去睡了”,我回头一看,小雅围着浴巾笑呵呵地站在我们后面,脸上没有一丝羡慕和情欲之色,这让我很受打击也很郁闷,靠!确实不是女人该有的反应!

“丫头,你看看妈和诗侠做嘛!妈现在真的好舒服好幸福,诗侠,你动起来吧!”,束梦担心她们家这宝贝女儿对我们的付出毫无兴趣,也毫不动心。

“你们玩吧!我真睡去了”,小雅连看也不看我,婀娜多姿地向里间走去,真他妈的性感之极,靠!老子今晚不干掉你,老子枉为男人!我默默下了决心。

想到这里,我开始动作了起来,我决定实施先老后小的战略,战术则采取我最为自信和自豪的“九浅一深法”,这是唯一的希望了,因此,我的动作变得有力起来。

“丫头,算妈求你了,你就坐在旁边看一会儿,你当成看电视不就成了?妈这样求你,你还走,你让妈这脸往哪里搁啊?”,说完,束梦拱了拱丰臀,示意我不要停下来。

收到束梦这个信息后,我浅浅地在她洞口蜻蜓点水般送入半截钢管,然后,再抽出来,如此循环往复9次,当到第10次时,猛地坚决彻底地捅到她的花心,束梦“嗯啊”地叫了起来,这样熬人的操作办法使用了大约不到5分钟,束梦的高潮提前到了,我感到了她洞府内壁在收缩,身体在痉挛,嘴里的呻吟声大了起来,“啊啊啊啊!诗侠,我要飘起来了,你再狠一些,快一些,这样我受不了”。

一旁观战的小雅笑了起来,“妈,真有这么舒服么?不过,妈,你下面流了好多哦!”,小雅看到我们的接合处,说道。

我眼睛瞟了她一眼,我感到她的脸上荡漾着春情了,心里暗喜,知道,离目标越来越近了,假小子进入角色了,想到此,我再次运用了刚才的战术,先将束梦的欲望逼入绝境,让她发狂地想要我狠狠地操,然后,我再满足她。

于是,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九浅一深法”,而且这次的浅,比上次还浅,但深也很深,可以说不能再深了,因为,我感到已经捅到底了,枪头已经触碰到了她的花心,每次触碰到后,束梦就会全身发抖,手上使劲按住我的屁股,希望我们结合得更紧密些,又是几分钟过去了,束梦抛弃了残存的理智和羞涩感,哀求着我道,“诗侠,啊啊啊啊啊!阿姨求你了,啊啊啊啊啊!快点,再快点,啊啊啊!再深一些,再深,快!不要停,啊啊啊!我到了,我要死了,啊啊啊!”,叫到这里时,我明白,束梦已经进入了欲死欲仙的境地了。

我一边仍旧急速而凶狠地抽送着她,两人下体发出了啪啪声响,这是肉体狠狠撞击的声音,再偷看了一眼小雅,小姑娘呼吸急促地瞅着我与她母亲狂热地性爱表演,我敢打赌,她下面一定湿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