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童年+静静的辽河(全本)(作者:老张)[TXT]

[乡村]童年+静静的辽河(全本)(作者:老张)[TXT]

作者名:     老张      

使用说明:下载后直接解压即可

小说类型:成人

文件大小:1.85 MB

文件类型:TXT

下载方式: HTTP下载,强烈建议用谷歌火狐浏览器下载,更快更安全,不会出现中断等问题!

下载地址:

中文网盘:http://0afe33fd.zxxo.net

英文网盘:http://ul.to/2zy7hb

内容精选:“三婶,我不撒谎,我真的很爱、很爱你啊!”
     说话间,我已经毫不犹豫地掏出炽热得能冒出火花的鸡鸡,欲火难当地横陈
   在新三婶的眼前,新三婶见状,本已平静下来的春心,再度紧缩起来:“怎么,
   混小子,三婶让你摸摸、抠抠也就行了呗,咋的,你他妈的还要来真的啊,连婶
   婶也要操?”
     “三婶,”我握着鸡鸡,跪附在新三婶的胯间,听到新三婶既似挑逗又似谩
   骂的话语,我心中暗想:哼,婶婶?婶婶算个啥啊?此番背着父母,偷偷地溜回
   故乡,真是他妈的收获颇丰啊,我不仅如愿地占有了老姑,还顺手牵羊地玩弄了
   表姐。今天,我这个毫无廉耻的小色鬼,无视伦常的小混蛋,十恶不赧的下流坯
   子,当真就要尝尝婶婶的小便是何等的滋味,嘿嘿,一挨操完了三婶,我还要寻
   找机会,操老姨呢。
     哈哈,我的色心可真不小啊,真是一边吃着碗里的,还一边惦着锅里的。而
   在嘴上,我则冲着新三婶故作高雅地嘀咕道:“三婶,别说得那么难听啊,什么
   操、操、操的,我不愿意听,三婶,这叫做爱!”
     “去你妈的吧!”新三婶淫糜地拍打一下我的鸡鸡头:“不管叫什么,这就
   是操,混小子,来吧,操你婶婶吧!”
     “三婶,”我握着鸡鸡正欲扑到新三婶的身体上,新三婶突然摆摆手:“他
   妈的,混小子,你忙的是个啥啊,咋像个他妈的急皮猴似的啊,想操,也得消消
   停停的,四平八稳的,淤淤琢琢的操啊,……”
     新三婶一边说,一边淫笑着,一边开始铺被子,我早已按捺不住,见新三婶
   跪在土炕上铺被子,那肥美、性感的大屁股正对着我的面庞,我立刻乐不拢嘴,
   哆哆嗦嗦地跪爬到新三婶的屁股后面,不容分说地扒扯掉新三婶的衬裤和内裤。
     哇,新三婶的屁股是如此的细白和滑嫩,因方才久坐土炕,被热乎乎的苇席
   烘烤得温暖无比,肥墩墩的白肉上泛闪着苇席那极有规则的棱形条纹,我兴奋得
   一颗色心差点没从喉咙眼里,吧嗒一声蹦掉到土炕上。
     我的两只手,颤颤微微地抓住新三婶肥美无比的白屁股,张开大嘴,便不顾
   一切地、呱叽呱叽地啃咬起来。新三婶的肥屁股上,立刻显现出一道道又深又红
   的牙痕印迹,同时,挂满了我那粘乎乎的口液,在昏暗的小灯泡的照耀之下,闪
   烁着迷人的、亮晶晶的柔美光泽。
     “这个混小子,”新三婶一边继续铺着被褥,一边伸过一只手来,假惺惺地
   拍打着我的脑袋瓜:“你他妈的干么呐,你想把三婶的屁股咬掉哇,嘻嘻,小骚
   蛋子!”
     是啊,新三婶一点也没说错,我真恨不得将新三婶令我口涎横溢的肥屁股,
   一口吞进肚子里,永远据为已有。我抱着新三婶的肥屁股,发疯般地、无比贪婪
   地:啃啊、咬啊、吸啊、吮啊、摸啊、抓啊、挠啊,同时,深深地呼息着,尽情
   地享受着这位健康成熟的女性胴体上所发散出来的那份独持的气味。
     “嘻嘻,小骚蛋子,你还有完没完啊!嘻嘻,”
     在我恣意的啃咬、抓摸之下,新三婶淫性陡然而发,只见她一边淫迷地嘀咕
   着,一边得意忘形地扭动着肥美的大屁股,两条粗硕的、柔光四溢的大腿,放荡
   地劈跨开。
     我的嘴巴正紧紧地贴在新三婶的肥屁股不停地啃咬着,新三婶这一摆动,我
   突然又发现一个新奇的宝贝,在新三婶肉墩墩的肥屁股下端,在两条光滑的大腿
   根部,夹裹着一团绒毛簇拥的肉包包,那浑圆的娇态,恰似一颗饱含蜜汁的毛桃
   子,在灯光的晃耀之下,放射着神秘的,令我心驰意往的幽暗之光。
     我的目光立刻被吸引过去,一根手指,犹如神助般地触碰上去,透过丝丝略
   微有些痒手的绒毛,我的手指肚立刻感受到无尽的软嫩和湿热,扑哧,手指肚漫
   无目标地一滑,吱溜一声,便穿过重重绒毛,滑进一条水液翻滚的肉洞里,我乐
   得色心咚咚乱跳,手指头发疯般地搅抠着。
     搅着搅着,我自己也搞不明白,我是怎样地钻进新三婶的胯下,又是怎样地
   将脑袋朝上,鼻子尖顶住肉包包,同时,又是怎样地张开大嘴巴,顿时,从肉乎
   乎里面,从手指头的缝隙间,涌出股股温热的液体,滴哒滴哒地滴落到我的口腔
   里,很快便将我的嘴巴填塞得满满当当,同时,冒着滚滚骚咸的热气。
     “啊,好香啊,”我咕叽一声,便将满嘴的液体,不假思索地吞进咽喉里,
   我幸福地、自言自语地嘀咕着,而面庞上的毛桃子,一边可笑地扭动着,一边继
   续滴哒着,直淌得我满脸都是,甚至灌进了眼眶里,我闭上眼睛,胡乱抹了抹湿
   淋淋的脸蛋,重又张开了嘴巴:“哇,好多啊!”
     “嘻嘻,操你妈的!”
     终于哆哆颤颤、极其缭草地铺完被褥的新三婶,早已被我撩逗得春情激荡,
   她蹲起身来,淫糜地望着我,突然用手按住自己淫液滴淌的小便:“操你妈的,
   小混小子,比你三叔还要邪性,哦,你不是喜欢吃三婶的屄水吗?来吧,三婶今
   天晚上让你吃个够,喝个饱!”
     新三婶因终日洗涤猪内脏,早已略显粗糙的手掌,极其娴熟地分开小便,露
   出一个红通通的肉管子,我正呆呆地凝视着,美滋滋地欣赏着,突然,新三婶肥
   硕的腰身猛一抽动,哗——,一股亮晶晶的淫液,尤如决堤之水,不可遏制地汹
   涌而下,呼啦一声,一滴不漏地灌进我的口腔里,我因为毫无思想准备,立刻给
   呛得纵声咳漱起来:“哎哟,咳——,咳——,咳——,”
     我本能地抽搐起来,扑哧一声,滚滚的淫液,从口腔里喷溅出来,全部返流
   到新三婶的毛桃之上,然后,又缓缓地,滴哒滴哒地滚落下来,把我的面庞,弄
   得一塌糊涂。
     “嘻嘻,混小子,这回,你该吃饱了,嘻嘻,操你妈的,小骚蛋子,老娘的
   屄水咋没把你呛死啊!”
     “啊——,”我兴奋到了极点,一个鲤鱼打挺,呼地纵身跃起,也不知哪里
   来的气力,也许是老天助我,只见我手臂猛一发力,竟然极其轻松地将健壮尤如
   母狮的新三婶,咕咚一声,仰面朝天地推翻在刚刚铺就的被褥上,而我,则以迅
   雷不及掩耳之势,好似一头发情的小牛犊子,一头扑倒在新三婶肥如猪肉拌、白
   似辽河雪的胴体上,胯间的鸡鸡,不可思议地、非常顺利地捅进新三婶淫液泛滥
   的小便里。
     咕咚、咕咚、咕咚、……
     我趴在新三婶的裸体上,发疯地大动起来,插在新三婶小便里的鸡鸡,又湿
   又滑,每捅抽一下,便发出吱吱的脆响,新三婶放荡地呻吟一番,突然嘻皮笑脸
   地将我抬起,亮闪闪的,淫欲勃发的目光,可笑地盯着自己的小便,见我癫狂地
   插抽着,她伸出手来,一把握住我水淋般的鸡鸡,不屑地、挑衅般地佯骂道:
   “操,就这么点的小鸡巴,也敢操你三婶的大骚屄,”
     “嗯,”听到新三婶的话,我不禁嘎然而止,呆呆地盯着握在新三婶手中的
   鸡鸡:“嗯,小么?”
     “嘻嘻,”新三婶爱怜地揉拧着我的鸡鸡:“比你三叔,整整小一号啊!”
   说着,新三婶将我的鸡鸡,主动地塞回到她的小便里:“这小鸡巴,放到里面,
   直打晃啊!”
     咕咚、咕咚、咕咚、……
     我的鸡鸡在新三婶的小便里,又本能地抽插起来,新三婶继续浪笑道:“操
   你妈的,好个混小子啊,给你三叔,戴上绿帽子啦,哈哈哈,看你三叔的大侄有
   多好啊,哈哈哈,……”
     咕咚、咕咚、咕咚、……
     我继续狂捅着新三婶的小便,身下的新三婶,则一边淫笑着,一边尽情地呻
   吟着,同时,嘴巴一刻不停地喋喋着:“操你妈的,混小子,你还太嫩,再过几/
   年吧,等你的鸡巴长大点,再来好好地、美美地操你三婶吧!”
     “啊——,啊——,啊——”
     也不知疯狂地拽抽了多少下,我的神志,渐渐地恍惚起来,随着新三婶小便
   内嫩肉的一阵空前剧烈地震颤,我再也不能自己,“啊——”地纵声大叫起来,
   瞬息之间,一股粘稠的精液,便哗哗哗地溅射进新三婶的小便里。
     “操你妈的,”新三婶将一摊烂泥般的我,无比怜惜地抱进被窝里,她正欲
   抓过毛巾,擦试一番灌满精液的小便,突然,房门吱呀吱呀地响动起来,新三婶
   惊惧地嘘嘘一声,哧溜一下,滑进自己的被窝里,非常麻利地套上衬衣和衬裤,
   与我一样,用被角蒙住脑袋佯睡起来,同时,还煞有介事地发出了均匀的鼻息
   声:“呼——,呼——,呼——,”
     “唉,”疲备不堪的三叔,一身冷气地推开房门,一边唉声叹息着,一边关
   掉电灯,掀起被角,溜进新三婶的被窝里。我的面孔始终朝向墙壁,蒙头佯装睡
   死,漆黑之中,很快便听到新三婶不耐烦地悄声嚷嚷道:“哎呀,干啥啊,人家
   睡得正香呐,真烦人!”
     背后传来三叔哗啦哗啦的脱衣服声,然后,咕咚一下,如果我没猜错,三叔
   那棕熊般的身体,已经死死地压迫在新三婶的体上:“嗯,”三叔突然嘀咕起
   来:“你下面,咋这么湿啊?”
     “我刚撒了泡尿!”
     “尿,”三叔继续疑惑地问道:“这,怎么粘了吧叽的啊!”
     我非常明显地感觉到,漆黑之中,三叔翻起身来,光着膀子骑跨在新三婶的
   腰身上,大鸡巴缓缓的从新三婶的小便里,抽拽出来,一只手,轻轻地抹了一把
   粘乎乎的鸡巴头,然后,借着一丝可怜的月光,仔细地察看着:“尿,咋这么粘
   啊,还有,这粘乎乎的玩意,咋是白色的啊?咋这么像我射出来的那个玩意
   呐?”
     “哦,这,”新三婶顿时语塞:“这,这,这,……”

题目 : 激情小说
博客分类 : 成人话题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