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 楊家將薛家將 (全本) (作者/不詳) [TXT]

[改編] 楊家將薛家將 (全本) (作者/不詳) [TXT]

作品名稱:楊家將薛家將

作品作者:不詳

使用說明:解開壓縮包即可

小說類型:名作改編

文件大小:798 KB

文件類型:TXT

下载方式: HTTP下载,强烈建议用谷歌火狐浏览器下载,更快更安全,不会出现中断等问题!

下载地址:

中文网盘:http://7bca1707.zxxo.net

英文网盘:http://ul.to/pl4bje
作品索引:
⒈薛家將
⒉楊門女將(楊宗保傳奇)
⒊楊家將外傳
⒋楊門女將前傳
內容精選:
  随後两人边吃边玩,何春的大鸡巴就一直就插在七娘的小穴里。到了二更天,何春抱着七娘来到屋内,找到一件大一点的衣服穿上,将七娘裹在怀里。因七娘身材苗条,不注意看,还看不出是两个人。何春也不走前门,来到屋外,飞身上房。这也是何春的功力高,身上多了一个七娘,一点不感觉困难。
  何春辩认一下方向後,朝「生铁佛」的营房而去,等来到「生铁佛」的营房,只见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果真警卫森严。不过这难不倒何春,仗着地方熟悉,三言拐两转就来到「生铁佛」营房的後门,见左右无人,飞身翻越後墙。见四周房间漆黑,只有一座小楼阁还有灯光。於是,何春就来到楼下,就听到楼上有男女说话的声音。
  但听师傅「生铁佛」说∶「来,给驸马斟酒,你给驸马唱一段「寡妇思春」,这也符合你现在的身份。」
  只听见那女子滞一下说∶「奴家不会。」
  「不会?不会也得唱,而且还要跳舞。」
  那女子没有办法,只得强作笑脸边唱边跳。
  七娘听了一听说∶「这是三娘的声音,你快想办法。」
  何春飞身来到楼上,躲在窗户下,往里一看,只见里面有两男三女,都是赤身裸体,其中两个女子坐在男人的身上,正将嘴里的酒往男人嘴里送,两个男人的双手正在女人的身上乱摸。另一女人边唱边跳舞,身上的乳头一边吊上一个铃当,小穴里插着一根红萝卜,後面的屁眼插着根很长的黄瓜。这女人本来就不会跳舞,插东西的地方又鼓鼓的,跳起的舞真是别开生面。
  七娘看了一看,说∶「跳舞的是三娘,坐在左边男人怀里的是九妹,另一个是桂英,今天她们受辱了,你快想办法救人。」
  「你现在叫我怎麽救人?「生铁佛」武功高强,另外一个不知道他的武功如何,先等等看。」
  就听另外一个男人说∶「多谢国师如此款待。」
  「别客气,大家同殿为臣,以後还得请驸马多多关照。这儿的女人还可以吧?比那些北国女人强太多,而且你怀里和跳舞那个还是十多年没让男人干过的寡妇;我怀里这个是嫁人没多久的,刚才我无意之中发现她已有几个月身孕,你看她的乳房鼓鼓的,想必是奶水涨的。听说女人怀孕的乳房是最性感的,驸马你是不是来尝一尝?」
  「不用这麽客气,国师请先用。我这个也不差,身材高挑,臀部丰满,乳房也不小,最好的是这张极富性感的小嘴,比她下面那张嘴还好,你看我这根鸡巴还不够她这小嘴用。」
  这边的九妹正用嘴巴舔驸马不大的鸡巴,一会儿将整个鸡巴吞进去,一会儿用舌头舔龟头,舔的驸马腰杆子一麻,龟头一涨,一股阳精全部冲到九妹的脸上。九妹连忙用舌头将阳精舔到嘴巴里,口里直叫喊∶「男人的阳精是最补的。」真是一副淫荡相。
  「是吗?女人的阴精也应该一样很补,来也让我尝一尝。」说完抓住九妹双腿分开,将小穴移到自己的嘴边,一张嘴含住九妹的阴核,慢慢的用舌头在上面扰动。没多久,九妹就浪叫起来∶
  「啊┅┅噢┅┅别动那里┅┅啊┅┅那里碰不得┅┅噢┅┅啊┅┅你的舌头也很利害┅┅噢┅┅啊┅┅我受不了┅┅噢┅┅求求你┅┅让鸡巴插进小穴里来吧┅┅里面难受死了┅┅啊┅┅插进来吧┅┅」
  「好!我这就插进去。」驸马看到後面的屁眼,就伸出手指,插入了九妹的菊花洞,就听到「啊」的一声∶
  「你怎麽有穴不插偏要插那里?哎哟!这是第三次了,你们怎麽都喜欢插那里,啊┅┅插吧,噢┅┅你想怎麽插就怎麽插吧┅┅啊┅┅噢┅┅好美啊┅┅比前面的那个洞┅┅啊┅┅没得差┅┅噢┅┅大力点┅┅一个手指不够┅┅啊┅┅再加多一个手指┅┅对┅┅就这样┅┅啊┅┅噢┅┅我要出了┅┅要死了┅┅啊┅┅完了┅┅」
  一股阴精喷出,驸马爷一口全部吞了下。
  这边的「生铁佛」一口含着穆桂英的乳房,又咬又吸,另一手抓住另一只乳房轻柔抚摸,下面的鸡巴在小穴猛插。就听见穆桂英口里发出浪叫声∶
  「啊┅┅你好利害┅┅噢┅┅啊┅┅你的舌┅┅啊┅┅你的鸡巴┅┅是好的┅┅噢┅┅又顶到子宫里面了┅┅啊┅┅求你┅┅注意一下┅┅我已经有几个月身孕┅┅噢┅┅你轻一点┅┅啊┅┅又顶到花芯了┅┅噢┅┅插吧┅┅插死我这个小荡妇┅┅啊┅┅我要死了┅┅」
  「死┅┅嘿┅┅我还没满足┅┅你怎麽能死┅┅嘿┅┅我要把你杨门女将的寡妇都抓住,然後逐个干小穴。」那驸马听到这儿个个都是杨门女将,心头一震。
  这驸马是谁?怎麽「生铁佛」这样对他客气?原来他就是流落在辽国的杨四郎延辉,打金沙滩一战,被辽国的公主抓住,由於杨四郎延辉年青漂亮,武艺又好,被萧太後招为驸马,自己就隐姓埋名,改名为木易。因为是被俘的,不敢回中原,所以就呆在辽国。由於自己是南方人,跟辽人格格不入,但有公主保护,日子还过的去。
  这次来前线是奉太後的旨意,「生铁佛」不知道这些事情,所以热情接待自己,当然还其它原因。那麽他就不认识自己的三嫂和九妹,一来时隔十几年大家的样子有所变化;二来在前面已喝了不少酒,所以,没有当时认出来。现在听「生铁佛」说出是自己的亲人,真是後悔莫及,现在只有将她们救出将功赎罪。但「生铁佛」武功高强,十个自己这样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只有另想办法。就故意说∶「国师,两军对垒不应该做。」
  「生铁佛」说∶「话虽如此,但我和杨家有不共戴天的仇,你看见这里的伤痕没有?」指着脖子上的伤疤∶「那是十多年前,我出师之後云游天下,无意中得到一本内功心法,上面说∶「采阴补阳,可以增强功力,最好有武功的女子,事倍功半」,於是,我就采片天下女子。这一天,我来到京城,但到了京城,人生地不熟,几天下来找不到一个机会,後来收了一小孩为徒,准备多待一段时间。这个小孩本来心地善良,跟我时间长了,也跟我一样。听说这次来辽国之前,把王妃和柴郡主的小穴、屁眼都给插了,真不亏是我的好徒弟。由於他的帮助,我干不少小穴。」
  有一天晚上,我来到天波杨府,在後面的练功地方,见到一个人女人在练功,由於站得远,看不出她的像貌,但她练功出了一身汗,衣服湿透,贴在身上把她那健美苗条的身材都给体现出,我决定今晚一定要得到她。於是,我就跟踪她来到一间房子里,只见她脱掉衣服,进入浴池洗澡。没多久,来了一个丫头替她做按摸,不知道为什麽那丫头离开屋子,我见她扑在浴池,於是脱去衣服偷偷地来到她的身边,伸出手慢慢地按摸她的身子。估计这女人保养的非常好,皮光肉嫩。那本书中有一套按摸的手法,能够挑起女人的性欲,没多久这女人就开始浪叫起来∶
  「啊┅┅小妹┅┅你今天按得真好┅┅噢┅┅为娘没有白疼你┅┅你又摸哪里去了┅┅啊┅┅看来你把那「春宫三十六式」都学会了┅┅啊┅┅你拿什麽东西在那上面磨┅┅噢┅┅啊┅┅你别磨了┅┅给为娘插进来吧┅┅啊┅┅插到子宫里去了┅┅就这样插┅┅啊┅┅」
  「生铁佛」到现在才知道这是佘太君,看来,她跟女儿练会了什麽「春宫三十六式」,那我到要领教领教。於是,将佘太君扶到池边,慢慢地分开双腿,端正早已高挑的鸡巴,先在佘太君的阴核上慢慢的磨。听到佘太君叫喊插进去,早已等得不耐烦的「生铁佛」,猛地往里插,随後又慢慢的抽出来,跟着又猛的往里插,插了两三下後,「生铁佛」就发觉的小穴和以前插过的穴不一样,她这个小穴是个田螺型,外大里小,鸡巴到里面越往里走越小,龟头就越发感到压迫,这真一个万里难挑出一个宝穴。所以,「生铁佛」准备慢慢的享受这个小穴,随後采用三浅一深的办法,就听见佘太君浪叫∶
  「啊┅┅噢┅┅你插到很好┅┅啊┅┅噢┅┅丫头┅┅今天好像┅┅不一样┅┅那东西好像┅┅有生命一样┅┅啊┅┅噢┅┅是像男人的鸡巴┅┅丫头┅┅这个东西┅┅做得跟真的一样┅┅从你父亲死後┅┅我没有像┅┅今天这样┅┅快活┅┅大力些┅┅啊┅┅我要死了┅┅噢┅┅你快顶到肚子里面了┅┅啊┅┅我泄了┅┅」一股浓浓的阴精直冲「生铁佛」的龟头。
  正在这时,就听到一声喊叫∶「你是谁?怎麽进来的?」原来,八姐回来了,见到有一人正在佘太君後面猛干小穴,开口喊叫。
  本来佘太君正美美享受刚才带来的高潮,听到八姐的喊叫,回头一看,有一个和尚赤裸裸,正用鸡巴插着自己的小穴,这才想到插入不是淫具,是真正的鸡巴,怪不得今天感觉不一样。连忙想挣脱插入小穴的鸡巴,但由於刚泄的阴精,使「生铁佛」的鸡巴更加胀大,一时间也没有拔出来。
  「生铁佛」见佘太君要逃跑,於是双手从後面紧紧的抱住佘太君,顺便抓住一对乳房,底声说∶「如果你想整个京城的都知道这件事,你们尽管大声喊叫。」
  佘太君听到「生铁佛」这麽说,只得低声下气的问道∶「你到底想怎麽样?」
  「生铁佛」笑了一笑说∶「我想领教一下「春宫三十六式」,希望你们不要使我失望,在这一段时间里,我要封闭你们的功力,等我见识了「春宫三十六式」後,自然我会放了你们。」
  「是吗?我答应你。」
  「生铁佛」听到佘太君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顿时心花怒放。佘太君就趁机随手拿起一东西往後插下去,就听到「啊」的一声,佘太君就感觉鸡巴软化了,连忙挣脱出来。那时候,「生铁佛」武功还未练成,不敢面对二人,只得拿起衣服逃跑,佘太君又没穿衣服,不好追赶,只得让他跑了。後来佘太君佘太君才发觉杨业送自己定情的金衩不见了,估计是那晚插在「生铁佛」的身上。
  「生铁佛」见没有人追来以为逃过去了,那知,在外面被官兵发现一个和尚赤身裸体,估计是采花贼,发出通知追捕。虽然「生铁佛」逃过追捕,但是,在中原呆不下去了,只得去辽国,後来当上国师。今天抓住这些杨家寡妇,我一定要插烂她们的小穴。
  「你看,这就是那晚留给我的记念。」说着「生铁佛」拿出那根金钗。
  杨四郎接过金钗,认出是自己母亲的头上戴,心中一阵难过∶「这个王八蛋,前面干过我的娘亲,後面又插过我的老婆,现在又在玩着桂英,我一定要杀死这个「生铁佛」!」
  这里杨四郎正想着事情,那边跳舞的三娘,听到穆桂英已经怀孕,如果再让「生铁佛」这麽插小穴,恐怕会出问题。於是,走到三娘的前面说∶「佛爷!你看我这下面流了这麽多淫水,你就行行好,插插我的小穴吧!」
  「你那里不是插了东西吗?」

题目 : 激情小说
博客分类 : 成人话题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