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沧澜曲(补遗+残谱+休之卷)[TXT]

[武侠]沧澜曲(太监)(作者:忘怀)+补遗+残谱+休之卷[TXT]
使用说明: 下载后直接解压即可
小说类型: 成人
小说格式:     TXT
文件大小: 1.78MB
文章作者: 忘怀
下载方式: HTTP下载,强烈建议用谷歌火狐浏览器下载,更快更安全,不会出现中断等问题!
下载地址:
中文网盘:http://8e17bb9d.zxxo.net

英文网盘:http://ul.to/a87qrm

内容简介: 靖雨仇呼出体内的一口浊气,他感觉到虽然是真气仍然不是十分充足,但亦是已经恢复了一大半的状态。站起身子,靖雨仇缓缓的向着楚心雨所在的屋平行去,每一步虽然慢,但却是充满了力量。在经过桌子的同时,他顺手抓了一把桌角,以他的劲力,自然是抓坚硬的木板如同腐木,转眼间手中变多了几块木头的碎片。

  靖雨仇静悄悄的走到门边,向里望过去,楚心雨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那一身被雨水打湿的白衣紧紧的贴在了身体上,那身玲珑的曲线尽数显露出来,而这样也是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躺在床上,她看起来颇似仙子的模样,只是这时候靖雨仇没有心情欣赏,特别是当对方是楚心雨再一次运转体内的真气,靖雨仇手中的几块碎片忽地被激发,猛然向着楚心雨的身上击去。

  虽然是处在受伤之余和闭目养神中,楚心雨的警惕性依然很高、反应依然很快。

  木块碎片刚刚射到中途,她变已经警觉的睁开了双眼。只是虽然她反应很快,但靖雨仇必然是采用了偷制的手法,而且楚心雨适才一战中有些脱力,真气几近枯竭,脑中的反应是够快了,可是身体上的反应却是跟之不上了。

  靖雨仇手上所使的力量极有分寸,木块既快而又不含有太多的真气,几块木块都恰好撞在了楚心雨的大穴士,让她那点仅剩的真气也被完全封住了。现在的楚心两并没有丧失行动的能力,只是现在的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至少在她的穴道被解开之前。

  靖雨仇脸上带阴冷的着笑容走进了屋子。

  看到进来的是靖雨仇,而且他还是这副表情,楚心雨倒吸一口冷气,竭力想运功震开被封的穴道。在尝试了数次之后,却依然是没有一丁点的办法。

  靖雨仇微微笑道:“楚大小姐,我倒有种方法可以解开你的穴道。只是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一试了!”

  楚心雨已经确定靖雨仇一定是不怀好意了,而他所提供的方法必然是行不通的。

  楚心雨脑中念头急转,现在的她是无法在武力上与靖雨仇对抗的,唯今之计,只能是尽量拖延时间,等待着羽然真珠的回来。

  “你……说……说吧!”楚心雨缓缓的道。

  靖雨仇跨前两步,距离楚心雨只有三步的距离,他语气轻挑的道:“其实这是个可以分外让人舒爽的方法,只是对你而言,我就不敢保证那是舒爽了。只要用大爷的肉棒进入你的身体,不但是穴道可以立时解开,而且还可以打通你受伤的经脉!”

  楚心雨听得脸上变色,忍不住怒骂起来,“无耻小贼,枉费真珠那么信任你!”

  靖雨仇冷笑起来,“少提那些无聊的事情,你是乖乖的自己脱个精光呢,还是要大爷亲自动手?”

  楚心雨心中一辙慌乱。他眼睛不时的看着外面。期望着羽然真珠能够突然赶回来。

  靖雨仇心中一阵冷笑,他开始以慢条斯理的动作解开身上的衣物,缓缓的一件件脱下来。

  楚心雨满脸惊恐,闭目不敢去看靖雨仇那逐渐裸露出来的精壮上身。靖雨仇脸上露出了冷酷的笑,踏前两步,三根手指捏住楚心雨的下巴,让她被迫抬起头来。

  “如果你乖乖约合作,说不定大爷会放你一马!裱子!”靖雨仇说道。

  楚心雨忽地睁开双眼,眼中射出了愤怒的光芒,倒让靖雨仇吓了一跳。

  “我不是裱子!”楚心雨怒叫道。

  靖雨仇并不答话,他的回答就是一把抓住楚心雨的头发,将她硬生生的从床上拖了下来,让她跌得闷哼了一声。靖雨仇把她拉到铜镜前,伸手胡乱抹去镜面上厚厚的灰尘,让铜镜恢复到可以照出影子的程度。他把楚心雨按倒在铜镜前,冷笑道:“看清楚镜子中你自己的裱子模样!”

  楚心雨透过铜镜,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身上的半边衣衫已经被染成红色的女人,一副狠狠到极点的模样。这对于一向特别喜爱洁净,非常在意自己容貌的楚心雨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打击。

  靖雨仇忽地一掌击出,楚心雨面前的铜镜忽地向内凹进,镜面上现出了蜘蛛网般的环形痕迹,而镜子中楚心雨的形象也立刻变得一片模糊。靖雨仇的声音依然是冷冷的,“就是镜子里的这个裱子,让炘姐跌下了悬崖,我发誓要她以十倍、百倍的代价偿还!”

  楚心雨脑中闪过在天刺山上的一幕,自己因为施展本身无法控制的强力剑招,致使解析怡跌落到了悬崖之下,而在那种处处是旋涡的急流中,生还的可能性是非常之低。那时的情景仍然是历历在目,解析怡跌落崖底时最后发出的短促呼声仿佛是还在耳边盘旋。楚心雨的脸色白到了不能再白,额头上也开始渗出了冷汗。

  靖雨仇忽地低下头,整张脸几乎贴到了她的脸上,从这个角度看来,靖雨仇的脸有些狰狞,显得非常恐怖。

  楚心雨微微喘息着,不敢抬头看靖雨仇。

  靖雨仇挺直身了,傲慢的道:“为大爷把裤子脱了!”

  楚心雨香肩微微颤抖着,语气虽然显得有些犹豫,但内容却是十分坚定的,“而能有些事情找做错了,不过我绝不后悔!”

  靖雨仇“嘿嘿”一笑,大手掐住了楚心雨的脖子,忽地用力向内一收,掐得现在和普通女人无异的楚心雨翻起了白眼,险些一口气接不上来。

  一小会儿后,靖雨仇松开手,指尖在她玉颈处香滑的肌肤土来回磨擦着,淡淡道:“像你这样的美人我怎么‘舍得’杀掉呢,‘疼’你还来不及的!”只是这话的语气有点恶狠狠的意味,听不到半点的备旋温柔。

  楚心雨一颗心如坠冰窖,听靖雨仇的口气,他几乎就要立刻动手,对自己施以侮辱了,而此时的羽然真珠都还是不知道在哪里。

  靖雨仇大手抓住楚心雨的衣襟两边,忽地向外一分,随着布匹撕裂的声音响起,楚心雨的外衣已经被靖雨仇撕做了两半。

  无论是温柔约为女人宽衣解带、还是淫辱女人的时候的暴力脱衣,靖雨仇的手脚都是快速得很,没等楚心雨惊叫出声,靖雨仇已经把她的外衣、长裙、内衣撕成了两片,而让她身上只剩下白色的肚兜和亵裤守卫着她身体上的最后防线。

  “嗯!”靖雨仇赞道:“居然换了肚兜颜色了,可惜你穿白色的实在是太糟踢这颜色了!以你的心肠,或者穿黑色的会比较好一点!”

  楚心雨知道多言无益,即使回话也只会遭到靖雨仇更大的侮辱,于是她任凭靖雨仇口头上的侮辱,默不作声的在默念羽然真珠赶快赶回来。

  靖雨仇伸出手掌,从楚心雨的香肩处摸起,那种顺滑细腻的感觉让他来回的在那光滑的肌肤上面抚摸着,从香肩到整条手臂。靖雨仇叹道:“的确是第一流的裱子身体,只是不知道稍加挑逗之后,会不会流出水来!”

  楚心雨终于忍不住还是瞪了他一眼,低骂道:“无耻!”

  靖雨仇毫不在意楚心雨的漫骂,对他来说,楚心雨愈是开口,自己心中的恨意就愈在增长,而且淫辱玩弄她的乐趣就会更大。

  “骂得好!”靖雨仇点头,大手开始从她的香肩处滑下,直接在肚兜的边缘抚摸着那若隐若现的玉乳的根部。

  楚心雨心神跳动了一下,虽然只是乳房的根部,但天生比较敏感的她感受到了更大的刺激,这种刺激感从乳房的根部一直传到乳头处。

  “嗯,不错,很结实又富有弹性,而且手感很不错,的确是对很好的奶子!”靖雨仇开口赞叹道,但这话听到楚心雨耳中,却无异于骂声。

  靖雨仇一面调笑着,一面解开了她肚兜上的绳扣,让那件白色的肚兜脱落了下来,而且他还把肚兜垫在楚心雨的身下,于是,楚心雨上半身的风光,自然也就一览无余。

  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楚心雨的肌肤显得有一点苍白,不过那并没有降低她身体的美观。两团高挺而匀称的乳峰微微晃动着,仿佛在欢迎着靖雨仇的到来,不过靖雨仇知道,楚心雨内心绝对不是这么想的。

  伸指轻弹那微微颤动的乳峰,靖雨仇道:“果然是对不错的奶子,嗯,奶头居然已经硬了,你还真是个淫荡的裱子!”

  楚心雨大口的喘着粗气,无法对靖雨仇的侮辱性语言言做出反应,因为靖雨仇约两只大手已经分别握住了她约两边乳峰,大肆的揉捏着,而他手上的力道,让她在喘着粗气之余又不时的皱起眉头。

  靖雨仇放肆的揉捏着她的乳峰,手上所感觉到的是那份滑腻而又充满了弹性,楚心雨的乳峰属于不大不小的类型,既不是那种可以单掌盈盈一握,也不是那种双手难以环抱的类型,而是大小适中,手感极好。

  靖雨仇施展手法,开始不轻不重的揉捏了起来。楚心雨没有经历过这种情景,一时间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不过片刻后,她有了种异样的感觉,靖雨仇落在她乳峰上的手虽然有些力重,但却给她的身体带来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一种她以前从未感受过的,让她既惶恐又兴奋的奇怪感觉。

  仿佛是有股热力从乳峰处直接扩散到全身,而且下体的某个部位也忽然觉得有些发痒了起来,楚心雨忘记了挣扎,两条修长的大腿也开始无意识的相互在一起磨擦起来。

  看到楚心雨的反应和双目微闭,脸泛淡红的表情,靖雨仇冷哼一声,手上忽地用劲,在楚心雨的乳峰上狠狠的捏了一把,这下可全然没有了怜香惜玉,突然而来的一下让楚心雨不受控制的流下了眼泪。

  靖雨仇拍拍她的俏脸,道:“你还真是天生有做裱子的资本,只是这么摸了两下就有点想要了,你不出去接客确实有点可惜了!”

  楚心雨脸色发红,一方面是因为刚刚的激情抚摸所致,而更多的则是因为羞怒。

  她怒视着靖雨仇,忽地猛然抬起膝盖顶向靖雨仇的下体。

  靖雨仇微微冷笑,略略的侧过身子躲开了这一撞。

  虽然是膝盖撞了个空,但楚心雨脸上还是露出了微笑,藉着膝盖这一撞之势,她的小腿紧接着上扬,对准靖雨仇的下体要害就是一脚。这一招的确是厉害无比,让靖雨仇在以为躲过了她的偷袭的时候再来一记出其不意的偷袭。

  眼看脚尖已经触到了靖雨仇下体,楚心雨几乎是要欢呼出来了:

  “砰!”一只大大手忽然横空出现,一把握住了楚心雨的小脚,也让她的所有努力化为乌有。

  靖雨仇握着楚心雨的小脚道:“这么小巧可爱的脚,不应该踢这里的,看来,你还需要再管教一番才是!”说着靖雨仇不等楚心雨有所反应,快速的捞起了她的另一只脚,两手分开,让她的双腿分得大大的。

  “啊!”反应过来的楚心雨开始挣扎了起来,她知道如果不紧守住这最后一关的话,今天就真的要失身在靖雨仇身上了。

  完全不理会楚心雨的挣扎,现在她的那点力量对靖雨仇来说只是相当于小虫一只,他拉动楚心雨的大腿,让大手顺着光滑的大腿直接向上,摸到了她的恫体上仅剩下的最后一件还能起到些微遮掩作用的亵裤的边缘。

  “不……要……啊……”楚心雨的狂呼乱喊和手脚乱踢全无作用,靖雨仇双手抓住她的亵裤边缘,轻而易举的就除去了这最后的一件遮体衣物。

  “啊!”楚心雨发出了绝望的叫声,而靖雨仇则是丝毫不理会她叫喊声中的凄凉,他使劲的分开她那极力想要并拢的大腿,让它们分开得大大的,而两腿尽头虚的花丛也就一览无余,完完全至约展示在他的目光中。

  靖雨仇低头扫视,看着楚心雨蜜处那两片粉红色的肉唇在微微颤动着,而周围那相对于别的女子而言要茂盛许多的体毛则是乌黑油亮,而且修剪得整整齐齐,边缘处没有一根多探出来。

  靖雨仇伸指在她的蜜穴处揉动了一下,说道:“修剪得挺整齐的,说!裱子!你平时是不是自己总是爱揉这里?”

  楚心雨的声音申带上了点呜咽的感觉,“不要……放……放开我!”

  “快说!”靖雨仇忽地两根手指一夹一拔,从那草丛中拔下了一根体毛。

  “啊!”楚心雨痛叫一声,眼泪差点再次涌下来,“没……没有……啊……”靖雨仇脸含冷笑,在楚心雨说不的同时又再拔下一根来。

  楚心雨浑身颤抖不已,不知道是因为真的很痛,还是因为恐惧,此时,她的声音也开始真正变得呜咽起来,“是……是,我揉……我爱揉……那里……”她不得不顺从靖雨仇的意思,以免吃到更大的苦头。

  靖雨仇满意的点点头,“你还真是个淫荡的裱子啊!”他以两指分开楚心雨蜜穴虚的两片肉唇,把它们分得大大的看着里面的情形。

  虽然这是极端的淫辱,但楚心雨不敢反抗,比时的她已经是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徒然的挣扎只会惹来靖雨仇更大、更狠的淫辱。

  “嗯,颜色还是粉红色的,看样子你这贱人还是个处子啊!”靖雨仇看着楚心雨的蜜穴里面鲜嫩的粉红色肉壁,同时慢慢的探指进去以证实自己的猜测。果然,在手指伸入蜜穴不深的地方,靖雨仇摸到了一片薄薄的肉膜,显然这是处子的象征。

  “你这种裱子居然还能守身如玉,居然还是处子,实在是希奇啊!”靖雨仇毫不留情的以言语侮辱着她,漫骂着她。而楚心雨只是低声的呜咽,身体则是十分的僵硬。

  靖雨仇把她约两片肉唇翻了几下,从中间翻出了隐藏在下面的肉核,他以指尖轻轻的揉着这最为敏感的所在,上上下下的来回揉动不休。

  很快,体质敏感的楚心雨便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那颗肉核也开始充肿涨大了起来,可见她已经开始被靖雨仇调动起了春情。

  随着靖雨仇一面揉搓肉核,一面手指在蜜穴内搅动,楚心雨的身体扭动着,口中喘息着,玉体被刺激得泛起了粉红色。

  靖雨仇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他不时的揉搓拿捏楚心雨的乳峰,上下一起夹攻,把她侍弄得舒舒服服。

  楚心雨双眼迷离,被肉体的刺激弄得几乎是忘了她正是在被靖雨仇淫辱。

  当她玉体上开始泛起香汗的时候,靖雨仇忽地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看着楚心雨扭动的恫体道:“你是不是想男人了,看你那副淫荡的样子,我真是替你爹感到难过!”

  楚心雨如同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地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自己以后是要成为天下第一大世家的家主、扬名天下的。她的脸色一变再变,由通红爱为苍白。

  靖雨仇摇摇头,说道:“你这裱子还真是饥渴,不知道是否你们这些世家子弟都是这样的贱!也罢,看在你的身体还不错的份上,大爷就勉为其难的用大肉棒替你止止痒吧!”

  “不!”楚心雨的身体再次扭动了起来,这次她是感觉到有些在劫难逃了,不过她可不甘心就这样把贞洁丢在这里、丢在靖雨仇的身上,她要做出最后的挣扎。

  不理会楚心雨的胡乱扭动,靖雨仇又伸出手指在她的蜜穴内搅动了一阵,让她蜜穴内渗出的爱汁愈来愈多,直到将那些浓密乌黑的体毛全部打湿为止。

  “嗯!这些东西看起来碍眼得很!”靖雨仇抚摸着已经凝成的一缕一缕的体毛说道:“也罢,就让大爷再为你服务一次吧,替你去这些烦人的东西!”

  看到靖雨仇将她的大腿分到最大,而且真气激发之下,手腕问的天魔烽伸出了半尺左右的长度,楚心雨惊叫道:“你要干什么1.”

  靖雨仇道:“当然是要在你的身体上留下点记号!”

  楚心两闻言又再次的剧烈挣扎起来,爱美的她宁可死也不肯让自己完美无暇的身体被刻上丑陋的记号,她双足乱瞪乱踢,双手也连抓带挠。

  只是,这些动作在靖雨仇面前是全然无用的,靖雨仇伸指在她的腕间微微一副,楚心雨立刻双手无力,两条臂膀软绵绵的落在了地上,而她那两条不住踢动的大腿,靖雨仇则是以自己的粗壮大腿压了上去,立时令这两个白腻修长的美腿没有了踢动的空间。

  靖雨仇眯着眼睛看着楚心雨被分得大大的蜜穴,伸手向前,天魔烽向着蜜穴缓缓的伸过去。

  楚心雨以为靖雨仇是要捣拦她的蜜穴,她开始没命的挣扎和叫喊起来,那尖锐的叫声刺激着靖雨仇的耳鼓,居然是不逊色于厉害的武功。

  靖雨仇皱着眉头道:“给我闭嘴!要不然就真的割开你的小穴!你最好是乖乖的一动不动,要不然割伤致死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楚心雨立刻噤若寒蝉,不但不敢再发出声音,而且连挣扎也停上了下来。

  眼前的光芒一闪,楚心雨感觉到蜜穴处一凉,一个冰凉的东西已经贴到了她的肌肤上,她知道这些靖雨仇的兵器天魔烽。

  靖雨仇埋着头,挥舞着天魔烽,只是这次不再是攻击敌人。随着“刷!刷!”声不绝于耳,楚心雨蜜穴虚的茂盛体毛也开始一点一点的脱落下来。

  知道一件锋利到极点的兵器正贴在自己身体上最娇嫩的部位,只要自己和靖雨仇两人中又一人稍有不慎,都会立刻将蜜穴刮开道血口,而最终倒楣的还是自己,楚心雨比时不但是一动不敢动,而且连呼吸也已经屏住了。

  天魔烽的确是锋利无比,利刃过处,让被蜜汁打湿的体毛逐渐的脱落了下来,而天魔烽过处,共剩下一片光腻的白色,并且摸不到残存的余根。

  “刷!”靖雨仇抬起头,收回了天魔烽,而楚心雨的膀间比时已经是一片白色,混合著蜜穴内的粉红色,显得分外的诱人。

  楚心雨也松了口气,如若适才靖雨仇的手法差了一点,那她比时大概已经是生不如死了。

  靖雨仇抓起一撮刮下来的体毛,放到眼前看了看,按着张口将之吹落到地面上。

  “好了!餐前的小菜都已经差不多了,该是大菜上场的时候了!”

  “大菜上场?”楚心雨正对靖雨仇所说的话感到疑惑,一件她所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靖雨仇抓住她的双腿盘在自己的腰间,同时向前降低了身子,以便让大肉棒正好可以以最凶猛的角度进出楚心雨的蜜穴。

  “啊!你要……”楚心雨意识到她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即将发生了,靖雨仇那根在他看起来非常丑陋和恐怖的肉棒正做好了进入自己身体的准备。

  慌乱的楚心雨开始呼喊和挣动了起来,不过这些都无法阻止靖雨仇的侵犯。

  靖雨仇扶正肉棒的位置,让肉棒恰好抵在她蜜汁横流的蜜穴口,粗大坚硬的肉棒缓缓的顶开了粉红色的肉唇,慢慢的融入了她的身体。

  “不要啊!不要!真珠!救我啊!”楚心雨狂喊着,但却是无济于事。靖雨仇猛地一沉腰,坚硬的肉棒一下子插入到了楚心雨的蜜穴内,贯穿了那片薄薄的肉膜。

  “啊!”楚心雨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绝望的泪水冲出了眼眸。

题目 : 激情小说
博客分类 : 成人话题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